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榮州蝶畫向文化產業化目標邁進

2020-01-18 19:55:04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□ 記者 蔣周德

鳳蝶、粉蝶、蛺蝶、環蝶、灰蝶……100只漫天飛舞的蝴蝶姿態各異、神態逼真,無論品種、花紋,還是形態,沒有一只雷同。這是榮州蝶畫的代表作《百蝶圖》,許多蝶畫家都創作過同名作品。

蝴蝶本是毛毛蟲,蛻皮變成蛹后,經過一次次努力,最終穿破蛹殼變成五彩斑斕的蝴蝶。榮州蝶畫的創立者、傳承人,其人生亦如此。上世紀80年代,榮州蝶畫蜚聲中外。如今,榮縣美術書法家協會正在引領廣大蝶畫家、愛好者,踏著鏗鏘的腳步,向著文化產業化目標邁進。

獨具一格  榮州蝶畫五彩斑斕

寒冬里的一縷陽光透過窗格,照在曹志輝棱角分明的臉上,以及他正在創作的一幅蝶畫上。曹志輝是榮縣美術書法家協會主席,以鋼筆畫、油畫創作為主,蝶畫創作并不多,但對蝶畫感情深厚。

上世紀70年代末,曹志輝在榮縣城關中學讀初中時,上學、回家要經過住在北街的榮州蝶畫創始人詹聯科家,他總要趴在窗口看其作畫??吹枚嗔?,曹志輝便有了畫蝴蝶的沖動,他到野外去捉了幾只蝴蝶,仔細觀察后便認真“臨摹”。他拿著自己的畫作請教和藹可親的詹聯科。“小朋友畫得很生動,只是這里如果這樣畫就更好……你要堅持畫,畫好了再拿來我看看。”那時, 詹聯科已年近八旬。

詹聯科(1899年1月-1992年2月)出生于書香門弟,大舅劉華能詩善畫。在劉華引導下,詹聯科逐漸走上了畫蝴蝶之路。他中學畢業后,因繪畫在榮縣城小有名氣,被縣立高等小學校聘為美術教師。1925年后,他先后在內江縣中學等多所學校任教。

上世紀20年代中后期,詹聯科曾數次與好友、生物學家劉書到雅安等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搜集蝴蝶,先后捕捉1600余只。這些蝴蝶花紋、顏色、形態、品種各不相同,為詹聯科作畫提供了豐富的樣本。日久,他“胸有成蝶”,作起畫來得心應手。

前人所畫蝴蝶未能完全將蝴蝶的神態表現出來,詹聯科自制炭精,以沒骨手法直接施墨敷彩,眼腳觸須則用細筆勾畫,使得蝶畫活態畢現。1931年至1933年,詹聯科任教內江縣中學,畫壇耆宿邱永培和國畫大師張大千對其所繪蝴蝶高度贊賞。張大千深贊詹聯科筆下彩蝶“神韻逼真,極有生氣”。

不少賢達人士向詹聯科求畫。高石梯森林公園古石梯中的半山腰有一處平壩,依稀可見石灰瓦和磚,是基督教堂遺址及“西人避暑處”。1903年至1950年,這里是省基督教會支持建設的外國人在四川的四大避署勝地之一,生活著上千名加拿大等外國人。這些外國人紛紛購買詹聯科的蝶畫,他們還將蝶畫作為節日禮品寄送給國內友人。

詹聯科的《百蝶圖》等作品曾先后在北京市中國畫廊、頤和園畫廊等地,與張大千等大師的作品同時展出,還在《人民日報》《工人日報》《四川日報》刊發。

榮州蝶畫畫派的形成,與詹聯科的高徒萬鐘(1914年4月-2002年7月)的弘揚作用密不可分,他們被美術界尊稱為“榮州二蝶”。萬鐘在中央美術學院舉辦個人畫展,由該院副院長阿老撰寫前言。上世紀80年代,北京科學教育電影制片廠、中央電視臺、峨眉電影制片廠先后拍攝制作《榮州二蝶》《蝶癡》等紀錄片。

技藝傳承  沒骨工筆畫后繼有人

“蝶陣橫空舞態翩,芳菲遍楚柳如煙,莊生一夢真堪羨,處處何如栩栩然。”這是我市著名書畫家、詩人黃宗壤,對萬鐘的得意門生羅美新美術作品的評價。作為萬鐘僅有的正式行過拜師禮的徒弟,羅美新畫出的蝴蝶工細雅致、色彩艷麗、富有生氣,在我市美術界中國畫之花鳥畫藝壇上獨樹一幟,也是榮州蝶畫當今的代表性畫家。

羅美新自幼愛好美術,在長征機床廠鑄工車間做行車工期間,結識了美術愛好者胡玉龍。胡玉龍工筆仕女圖畫得非常好,羅美新虛心向其請教工筆繪畫技藝。

胡玉龍與萬鐘是忘年交。1994年4月,萬鐘過80歲生日,胡玉龍叫上羅美新前往賀壽。羅美新結識萬鐘后拜其為師,由此與蝴蝶畫結下不解之緣。

萬鐘傳授羅美新畫蝴蝶的繪畫技藝,是沒骨工筆畫。工筆畫是一絲不茍規規矩矩用筆的美術作品,圖案逼真。萬鐘見羅美新虛心、好學,又有工筆畫基礎,就熱心栽培。

“有一天,我在窗外的草叢中逮蝴蝶時,看見一只奇美的花蝴蝶,就不顧一切地追,眼看要追上了,我雙手按去,卻按住了一堆狗屎。”羅美新說,學畫蝴蝶的前幾年,他工余時間除了上榮縣請教萬鐘,就是到蝴蝶多的地方撲捉蝴蝶,仔細觀察蝴蝶的生理結構、生活習性等。他大量閱讀萬鐘及他人編著的《名家國畫技法.草蟲畫譜》《畫蝶技法》等蝴蝶畫書籍。

羅美新也像老師一樣,在生宣紙上繪蝴蝶。生宣紙,墨落在上面會洇散。他在老師的指點下,經過數十次努力,終于把握好用筆輕重和墨汁濃淡。蝴蝶翅膀多為黑色,處理不好顯得笨重、呆板,要表現它色彩厚重、質地輕盈,且舞姿優美,并非易事。羅美新掌握了生宣紙的特性和蝴蝶的特性,讓動物科學與藝術結合,一只只蝴蝶生動地躍然紙上。

羅美新畫蝴蝶,十分注意兩根須及腿的變化,一幅畫里數十只蝴蝶形態不同、神態各異,但都逼真。他創作的《蟬蝶》構思奇妙,10多只蝴蝶在綠草叢中翩翩起舞,春的氣息異常濃郁。

前景廣闊  打造文化特色產業

上世紀80年代,榮縣文化館每年暑假都要舉辦蝶畫培訓班,邀請詹聯科、萬鐘授課,培養了一大批蝶畫愛好者。蝶畫屬于工筆畫,像繡花一樣費時費神,堅持創作的人不多。2016年4月,曹志輝當選榮縣美術書法家協會主席,提出了“鞏固提高榮縣漫畫,傳承弘揚榮州蝶畫”。

“我為啥要抓蝶畫創作?一是有感情,不僅是孩提時愛趴在詹老窗口前看他畫、請他指教,1981年暑假首屆蝶畫培訓班,我還跟班去學了一個多月;二是榮州蝶畫有非常大的產業前景。”曹志輝說。于是,榮縣美術書法家協會成立了蝶畫專委會,吸收了近30名成員,其中有萬鐘的子女萬邦、萬俐。近4年來,該專委會每年至少召開3次工作會,每年至少舉辦一次展覽;政府許多大型文化活動,都爭取加入蝶畫展銷項目;在縣政協相關會議、縣文藝工作會上,曹志輝都要呼吁對蝶畫給予重視,并舉辦公益性蝶畫培訓。

“我自從考上大學后就沒有畫過蝴蝶畫了。近年來,為振興蝶畫,我帶頭創作蝶畫。”曹志輝說。“匠氣”是工筆畫固有的特征,如果蝶畫家、愛好者沒有鉆研過其他畫種,就容易陷入匠人困境。不過,如今榮州蝶畫創作隊伍中,年過六旬的芮小明、陳仕明,50多歲的黃莉、40歲出頭的羅靜林……他們將花卉寫意與蝴蝶工筆相結合,成績不俗,都有作品參加過省級相關展覽。

今夏,26名會員為某酒店集體創作了6幅蝶畫作品,其中尺幅為6米x2.8米的《盛世荷風》《放翁戲蝶》,26人都留下了墨跡,兩巨幅作品分別有30多只、50多只神態逼真的蝴蝶。

“總體來說,當今的榮州蝶畫匠人痕跡明顯,要作為美術藝術的一個門類邁上更高臺階,需要進行革命性的提升改造。”曹志輝認為。“但是,因其是工筆畫,而且往往寫實得惟妙惟肖,被大眾審美的接受程度非常高,因此具有廣闊的市場前景,而且可以產業化、規?;a。”他說,榮州蝶畫極強的裝飾性,不僅可以直接懸掛于家中及辦公室、會議室、酒店等公共場所,而且可以運用于茶杯、衣服、裙子等,尤其可以與竹編、土陶等榮縣本土“非遺”產品、工藝品結合,因此蝶畫具有極大的延伸價值。

榮縣美術書法家協會在引導會員創作出更好作品的同時,通過展銷、結集出書等進一步宣傳、推廣榮州蝶畫,爭取早日建成研究、創作、展銷基地,讓榮州蝶畫這一文化品牌發揚光大。

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查询 德甲恢复 永利棋牌 金沙棋牌 真人 中超足球联赛积分榜 好运彩彩票app下载安装 平特肖计算公式 2019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20选5预测专家杀号 2018年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 黑龙江6+1开奖查询 电玩街机捕鱼有技巧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