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助人為樂 吃百家飯殘疾孤兒成“中國好人”

2020-01-12 17:24:08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黃勇,現年45歲,先天性手腳殘疾,他基本生活自理非常困難。然而,憑著一顆堅強的心,他從2012年至今的7年多時間里,先后籌建了榮縣義工聯合會和榮縣留守兒童基地,并竭盡所能地幫扶困難群體,特別是留守兒童。據不完全統計,在黃勇的努力下,通過榮縣義工聯合會以及榮縣留守兒童基地,已經幫扶未成年人達500余人。

2019年12月,黃勇因助人為樂獲得當月中國好人榜“中國好人”榮譽稱號。他表示,要“堅持堅持再堅持”,一輩子做好事,一輩子做公益事業。

從“知恩于心”到“ 感恩于行”

說起幼時生活,對于先天殘疾的黃勇來說,無疑苦難、煎熬的回憶居多。

黃勇的父親本是當地印刷廠的工人,但在黃勇出生后不久,就患肺癌病逝,母親拋下兩歲的他離家再嫁。從此,黃勇就成了孤兒,是當時印刷廠的員工和鄰居們共同籌款養育了他,他就住在廠里,吃在廠里。

“那時都很窮,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看一個孤兒可憐,便每人捐點兒錢,把我養大。”黃勇回憶,小時候每年到了紅薯、南瓜成熟的季節,廠里都送給他吃,每天頓頓就是紅薯、南瓜,“吃到現在還有心理陰影。”雖說如此,黃勇依然誠懇地說,正是這些愛心之舉撫育了他,讓他一個生活都有困難的殘疾兒,填飽了肚子,讀完了高中,如今還有了一個完整的家。

9歲起,手指腳趾殘疾的黃勇每天堅持鍛煉,從一步一挪地練習走路開始,經過長時間反復磨煉,他不僅能夠獨立行走、刷牙洗臉、穿衣吃飯,甚至還能一個人到街上擺地攤賣報紙掙錢。

成年后,黃勇自食其力的愿望愈發強烈,在朋友、鄰居和社區的幫助下,黃勇先后做過建材、飲食等生意。生活雖然充滿風雨,但他從不服輸,憑借積累的資金和經驗,黃勇和親戚共同經營一家家具店,有了比較穩定的收入。

黃勇的電腦桌旁,放鼠標的地方和常人不大一樣,他專門在電腦下放了個矮一點的小柜子,上面放著寫字板和鼠標。原來,在電腦普及后,他又開始練習用腳使用電腦,如今,黃勇可以用左腳控制鼠標、用右腳腳趾在寫字板上書寫文字。雖然速度很慢,寫100個字就需要花費大約20分鐘時間,但是他已經很滿足了。

28歲時,正因他的頑強和樂于助人的愛心打動了歐翠惠,兩人組成了家庭。歐翠惠也是個善心人,黃勇在成為義工幫扶留守兒童、孤寡老人時,她不僅要為黃勇的生活做護理,還要抽空為義工聯合會清洗整理所收到的捐贈衣物,然后分送給困難群眾或者敬老院的老人。

2011年11月,黃勇無意中加入到榮州義工QQ群,并經常和群友們參與一些公益活動,特別是捐款幫助困難群眾。

“當時,我們(榮州義工)還是QQ群式的松散組織,我就想能不能得到政府認可和支持。”黃勇說,2012年6月,在他的提議下,組建了榮縣義工聯合會,并在當地民政部門登記注冊,成為合法的民間組織,黃勇任法人。

為了加大對未成年人的幫扶,黃勇和他的伙伴們于2012年8月在榮縣發起了首支學生志愿者團隊,發動當地多所學校的學生志愿者,為困難學生和留守兒童開展工作。

2012年11月17日,在榮縣關工委和旭陽鎮政府等部門的支持下,黃勇等人籌建的榮縣留守兒童基地正式建立。

在榮縣留守兒童基地,孩子們可以做作業、學知識,并適時開展社會實踐活動,彼此之間成為好朋友。據不完全統計,榮縣留守兒童基地成立至今,共計接待留守兒童數萬人次。

“在我最艱難的時候,不少好心人都伸出援助之手,心存感恩就是我參與公益的原始動力。”黃勇說。

為留守兒童撐起一片天

1月5日上午,榮縣留守兒童基地寒假班正式開班,負責人黃勇走到臺前,向當天參與開班儀式的40余名留守兒童講解了本次寒假班的基本安排和要求,而后開始了假期第一課的學習。

第一課的內容很簡單:一是介紹本期寒假班的情況,二是上課內容——開始做學校布置的寒假作業,有志愿者現場監督并解答疑惑。

“我們的基地一年開四個班,上半年日常班、下半年日常班和暑假班、寒假班。”黃勇說,上、下半年日常班即為周末節假日班,每逢周六周日和法定節假日,基地開放。暑假班和寒假班相對集中,一般情況下,暑假班為期2個月,每天早上8點到11點半,下午2點半到5點半;寒假班為期15天,每天時間段與暑假班相同。

至于課程方面,基地榮譽校長陳開全用“豐富多彩”來形容。他介紹,根據四個班的時間節點不同,分別安排有書法、舞蹈、唱歌、手工、知識講座、戶外實踐等課程。當然,還有一項最主要的課程——在志愿者的看護下完成學校布置的回家作業。

留守兒童地基大部分時間都為留守兒童開放,目的正是希望大家在這里能感受溫暖和關愛,讓當地的留守兒童在學習上、思想上有所收獲,更是讓不在孩子身邊的父母們放心。

在留守兒童基地里,有個黃勇重點幫助的女孩,名叫佳明(化名),佳明4歲時母親病逝,父親是個脾氣暴躁的人。佳明也因家里管教不嚴,養成了小偷小摸的壞習慣且屢教不改。有一次,父親為了懲罰女兒,竟用尖嘴鉗把女兒的嘴唇夾爛,甚至迫使女兒用菜刀切斷了左手小拇指。

黃勇得知這一情況后,當即聯系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,一同趕到女孩家里釋法說教。經過多次調解,佳明搬到姑媽家居住、由姑媽代為照顧。通過兩年多的開導教育,佳明如今是留守兒童基地的志愿者了,只要有空,她便會到這里來幫忙,或指導小學生做作業、或協助黃勇管理基地的日常事務。

如今,已經讀初三的佳明變得越來越活潑了,改掉了曾經的壞習慣。還帶著同學一起到基地做志愿者。在校就讀期間,黃勇每個月都會資助佳明200元生活費,“希望她能夠就讀職高幼教專業,完成學業,只要她繼續讀書我就會一直資助她。”黃勇說。

35歲的羅林,是黃勇干媽的兒子,從事家居行業。羅林此前在外地工作,2014年回到榮縣發展,是哥哥黃勇帶他進入的“公益圈”。

“哥哥樂觀、積極,很值得我學習。”羅林稱,黃勇身上最難能可貴的就是堅持。正是黃勇身上的閃光點,影響和帶動了很多人。

呼喚更多的愛心人士參與公益事業

自2014年起,黃勇先后獲得四川省青年優秀志愿者、四川省優秀共青團干部,自貢市“鹽都十大最美志愿者”、“四川好人”等榮譽稱號。

2019年12月27日,經中國文明網官方評議,黃勇獲得《中國好人榜》2019年12月“中國好人”(樂于助人類型)稱號。

“這已經是我第四次被提名為‘中國好人’,在經歷了前三次的擦肩而過后,本已不抱希望了。”得知喜訊又喜歡唱歌的黃勇,當天晚上就邀請了親朋好友一起唱歌慶祝。

面對榮譽,黃勇表示很有壓力。他認為,榮譽稱號是對他曾經公益行為的認可,然而要持之以恒一直堅持下去,才是做公益最難的地方。因此,他也時時刻刻用榮譽稱號提醒和勉勵自己,“堅持堅持再堅持”,把壓力轉換為動力,一輩子做好事、一輩子做公益事業。

榮縣留守兒童基地已經成立7年多時間了,至今借用的仍是東街社區僅50平方米的會議室,這成了黃勇公益事業中的一塊“心病”。“最多的時候有100多名孩子,同時開設了繪畫、書法、手工等十余門課程。”黃勇說,由于場地不足、多媒體教學設備匱乏,教學活動受到了極大的限制。

“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愛心人士加入到公益事業中來。”在黃勇的目光中,充滿了對未來的期望和憧憬。

(記者 周姝)

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