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燈會要搬走了,但這名自貢老人想讓故事在彩燈公園延續...

2018-03-26 14:53:56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自貢網訊(記者 張才 攝影 葉衛東)規模宏大、氣勢壯觀是自貢燈會最顯著特點之一,燈組體量動輒高數十米、占地幾百上千平方米,讓人嘆為觀止。只是,光影交錯中,似乎沒有人留意到一種制作簡單、造價低廉的小小花燈(又稱工藝燈或工燈)已漸漸從視線里消失。

2018年的春節,“胡氏花燈文化園”在彩燈公園后山坡開園,絡繹不絕的游客又重新認識了那個曾被宋良曦先生譽為“雅麗工巧、玲瓏雋永”的胡氏花燈。

免費開放的

“胡氏花燈文化園”

緊趕慢趕,“胡氏花燈文化園”終于在2018年春節,即第二十四屆國際恐龍燈會開幕之前開園。與彩燈公園“仿若仙境的彩燈海洋”相比,位于后山坡和主會場僅一條窄巷相連的“胡氏花燈文化園”無疑有些單調——文化園主人胡德芳女士嫌“略顯土氣”的花燈不足以支撐門面,又專門制作了一批生肖彩燈,有老虎、猴子、老鼠……通上電之后還能“吱啊吱地叫”。不過,把這些都擺上之后,她發覺“還是有點空”,于是鋪上了紅地毯,花了一千多塊錢現買了一些花花草草。

結果完全出乎意料!免費開放的“胡氏花燈文化園”游客絡繹不絕,有游客形容看完燈會再到這里,是另一種形式的“眼前一亮”——有人在這里找到了童年:“和小時候的燈一模一樣”;也有人在這里看到了歷史:“不管怎樣發展,自貢燈會應該都有花燈一席之地。”

打造“胡氏花燈文化園”并免費向市民開放,除了展示、推廣花燈之外,主人胡德芳女士還有兩個心愿:一是自1987年自貢第一屆國際恐龍燈會之后,三十年來,后山坡便被人徹底遺忘,漆黑一片,她想重新點亮后山坡。二是明年自貢燈會將落戶東部新城,不論對于處于城市中心的彩燈公園,還是有著燈會情結的市民,都希望這里能夠至少“留一盞燈”,有一個去處。 胡德芳女士表示:“燈會搬了,我這里還有(燈亮著),并且還不用買門票。”

全市專門做花燈的或只此一家

今年七十六歲高齡的胡德芳女士,最開始不是“做花燈的”,但她的一生似乎都和“燈”脫不了干系。

小時候逢年過節,胡女士家里用牛皮紙、竹篾糊“兔兒燈”上街買貼補家用;參加工作后,在美術公司專門負責刻錦旗上的美術字;后來又師從剪紙藝術家余曼白老師學習剪紙,作品多次參加省市及全國展出,套色剪紙作品更是跨出國門遠赴日本、新加坡等地展覽(若干年后,胡德芳女士將自己擅長的剪紙藝術和花燈結合);1980年進入彩燈公園(當時為人民公園)當美工則更是和燈會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1987年自貢第一屆國際恐龍燈會,胡德芳女士是兩名總設計師其中之一:燈會門票是她設計的,上面的圖案是她在湖邊上坐了一個下午畫出來的。為了布展及確定確定每個燈組安裝位置,胡德芳女士拿著卷尺圍著公園走了一圈,硬是一步一步踩出了第一張“公園平面圖”并沿用至今。

入職之后退休之前,歷屆燈會胡德芳女士都參與其中,深知“花燈”在燈會中舉足輕重。

“在燈組于燈組之間起到重要的連接作用。”胡德芳女士表示,作預算時,“花燈”數量所占比重相當大,因此接觸了一些專門制作花燈的藝人和商家,雙方開始真正“聯姻”源于一次有一位商家提出出錢購買她的剪紙用于花燈裝飾。

一來二去胡德芳女士不僅熟悉了花燈制作流程,并漸漸熱愛上這一有著悠久歷史傳統的制燈工藝,便自己開設了專門制作花燈的工廠。

“剛開始一個花燈能賣上百元,后來一路下跌,跌至三四十元的谷底,現在略有回升,普通花燈大概在四五十元左右。”胡德芳女士表示,由于花燈制作相對簡單,不外乎造型、焊接、裱糊和最后裝飾。當價格高時工廠遍地 ,甚至兩口子晚上沒得事干,在家里都可以做;價格回落、無利可圖,則工廠紛紛倒閉。

“專門做花燈的全市恐怕只有我這一家了!”交談當中,胡德芳女士“很佩服”自己的商業眼光——早早地租下了公園內的“芳草園”,她開的花燈工廠一度靠芳草園餐飲利潤來支撐,才得以留存至今。

“我想把花燈也推廣到全世界”

胡德芳女士的女兒、自貢市民間文藝家協會秘書長萬玲看法恰恰相反,她并不認為母親多有“商業眼光”,她認為“胡氏花燈”對于母親來說,并不是簡簡單單一盤生意,更多的是一種情結和她畢生所從事的事業。

自從花燈在自貢燈會淪為配角,甚至是“路人甲”,價格持續走低,帶來的副作用顯而易見。

“你要說(現在)做一個花燈虧不虧本,肯定不虧,虧了就沒人做;你要說賺不賺錢,肯定賺不了多少錢……”胡德芳女士最不忍的是因此“虧”了員工的工資。

工廠一位女工表示:“像這種十塊錢(一個)一天能糊三四個,這種二十塊錢的一天最多糊兩個。”據了解,裱糊花燈的工人(絕大多數為女工,并以中年婦女居多)一個月勞作所得不過一千余元。

但她們也有其掙錢之道,同時也是胡德芳女士說起來就喜笑顏開的之處:每年年底一兩個月,各大制燈公司人手緊缺,于是工資便水漲船高。據了解,一名普通裱糊工短短一兩月收入少則一兩萬,多則三四萬。但也帶來了另一個后果:每到這個時候胡德芳女士的工廠便空空蕩蕩,再也招不到人,但她顯然對此并不十分在意:“就當我這里是培訓基地好了,十幾二十年下來,我這里至少培養了數以百計的熟練工人,還是為彩燈行業作出了貢獻的!”

胡氏花燈除具備其他地區的工藝燈和花燈的制作技藝特征外,更以其獨有的造型藝術和色彩調配,形成了自己鮮明的藝術個性和特色。為提高花燈附加值,這些年胡德芳女士潛心專研開發了不少新品種:經過反復地實踐將扎染藝術融入燈品之中,使彩燈和扎染兩門藝術珠聯璧合,交相輝映,產生了一種夢幻美、朦朧美,深為人們喜愛。把獨具藝術特色的剪紙作品嵌入彩燈,讓光與影相映成趣,提升了燈品的藝術檔次,增強了燈品的藝術魅力。

對傳統的工藝彩燈進行改進,從造型、材質、裝飾、燈源著手反復試驗,不斷地升級換代,并最終形成了自己獨特風格的“胡氏花燈”。 胡德芳女士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她有一個愿望:“自貢燈會被譽為天下第一燈,自貢彩燈能點亮全球,我想把花燈也推廣到全世界。”

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