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17歲少女好心送孕婦回家遇害(組圖)

2013-08-05 15:53:59來源:綜合新華社、黑龍江晨報分享到

胡伊萱

“小姐姐,希望你一路走好”

“送一個孕婦回家,到她家了。”發完這條微信后,黑龍江佳木斯市17歲的胡伊萱踏上了一條死亡之路。

7月24日下午,胡伊萱在去同學家的路上,遇到一肚子疼的孕婦,請求她送自己回家。

誰料孕婦只是裝?。汉凛鎸⑺偷郊液?,被騙喝下摻有迷藥的酸奶,孕婦讓丈夫對女孩性侵,擔心事情敗露后,又用被子將女孩悶死。

目前,嫌疑人白云江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刑事拘留,嫌疑人譚蓓蓓因懷有身孕被監視居住。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
孕婦曾出軌

想找個女人補償丈夫

胡伊萱是佳木斯林業衛校的學生,出事前在樺南縣人民醫院實習。

7月26日,她的父親胡某報案稱,稱女兒24日下午離家后與家人失去聯系。警方隨即展開調查,確定長興村居民白云江及其妻子譚蓓蓓有重大作案嫌疑,28日,警方將二人抓獲。

女嫌疑人譚蓓蓓是煙臺人,今年32歲,畢業于山東煙臺某韓國語學院,曾在韓國實習;37歲的男嫌疑人白云江是樺南縣梨樹鄉人。

“這所院校的學程是在國內學習一段時間,再到韓國實習一段時間。而深受當地文化的影響,譚蓓蓓表現出了對自己的老公極為聽話、順從的性格,甚至有些懼怕。”警方介紹,譚蓓蓓的家庭健全,父母為當地普通工人,家中還有一個弟弟。從韓國語學院畢業后,譚蓓蓓便來到了煙臺某公司打工,做一些文書工作,在此期間,譚蓓蓓和做司機的白云江相識、相戀,同居。

2012年,兩人在白云江的老家成婚。去年11月,譚蓓蓓發現自己有了身孕,在老家安胎。其間,一位公司的同事對白云江說:“你不知道吧,在你倆同居的那段期間,你媳婦跟別人在一起過。”聽到這句話的白云江立即聯系了譚蓓蓓,而妻子對此不置可否。此后,兩人經常因為此事爭吵,白云江甚至對譚蓓蓓動用武力。

據譚蓓蓓供述,“后來我想,我很愛他,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影響了我倆之間的感情,就想補償他一下。于是,我就提出,要不然給他找個女人,讓他倆在一起一晚,問過他后,他挺認同的。”

五六月時,譚蓓蓓開始籌劃。她想,以自己孕婦的身份,編造個什么理由或者假裝發生了什么意外,讓過路的女生幫忙,騙回家里,應該會有人上當的。7月初,她在網上購買了一盒迷幻藥,片劑的,然后就開始在大街上找機會。

女孩和他聊了會天

放松警惕

據白云江供述:“24日那天,我在家里等著,看女孩進門后,我覺得她長得挺漂亮,然后和她聊了一會兒天,說了些客氣話,并表示為了感謝她,給她喝了酸奶。當時酸奶拿出來的時候,一個是開封的,一個是沒開封的。開封的是我加了迷幻藥進去的,她看了一眼就喝了,后來又說了10多分鐘的話,她就迷糊倒下了。”

此后,白云江欲對其進行強奸,譚蓓蓓離開了臥室,但是當白云江發現小萱來例假后,就停止了強奸行為。“當時,我頭腦一片空白,就是覺得如果她醒了,看見了我倆的容貌,出去后萬一報警,那就完了。于是,我跟妻子說,殺了她吧,殺人滅口就沒有后顧之憂了。妻子沒說什么,我就動手了,用枕頭蒙住了她的頭,她驚醒后掙扎反抗了幾下,就不動了。”

兩人殺害胡伊萱后,將她裝進旅行箱,用紅色轎車拉到小樹林毀尸滅跡。

白云江曾前后結婚三次,并育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兒,對于前兩次婚姻的失敗,白云江沒有作出任何表示。

家屬無法接受

從小就教育孩子助人為樂

據孩子的母親孫紅波向記者回憶:“當天胡伊萱不上班,卻一直到晚上11點多還沒回家,家里人也一直聯系不上她。當天晚上也沒有在意,可是直到第二天,孩子的電話仍處于關機狀態,于是第二天向公安局報了案。

孩子的母親孫紅波情緒激動:“我想說這名孕婦本身就要生孩子了,怎么還能做出這么傷天害理的事情。”孩子的二姨孫紅云事后悲傷地說:“我是看著胡伊萱長大的,她從小就比較善良,喜歡小貓、小狗這樣的小動物,很有愛心。她的父母也從小就教育她要助人為樂,看到別人有困難就應該幫一把。”孩子這一善意的舉動,最后卻遭遇這樣的結果,親人顯然無法接受。“這種事情發生,就連素未謀面的人都會動容落淚,更何況我們是孩子的親人。不嚴懲兇手,我們家屬和其他民眾心中的憤慨都無法平息,我們更是無法接受。”

舉城祭奠

“讓我們用愛心送她一程!”

“晚上九點樺西湖(人工湖),自備孔明燈和蠟燭,大家一起為最美女孩胡伊萱祈禱祝福,讓我們用愛心送她一程!”7月31日,樺南縣的陳明在貼吧里發出這樣的帖子。

當晚,小城樺南夜似白晝?;ハ噢D告來祭奠胡伊萱的網友越聚越多,素不相識的男女老少也手持蠟燭趕來了……以樺西湖廣場為圓心,拼在地上的心形燈飾、插在路邊的點點燭燈、“天使女孩一路走好”的黑色條幅、小城上空徐徐升起的孔明燈……點亮了小城樺南的天空。21時許,陸陸續續趕到現場的人群已經將廣場圍得嚴嚴實實。

這個活動是網友自發組織的。“我和朋友買了好多蠟燭和孔明燈,早早地就來到現場忙活。晚上8點剛過,從四處趕來的人越來越多,大家幾乎每個人手里都拿著蠟燭或孔明燈。那一瞬間,夜似白晝。”陳明說他沒想到來了這么多人,善良美麗的胡伊萱的死刺痛了全城人民的心。

綜合新華社、黑龍江晨報

評論

“送孕婦回家遇害”切割社會信任

這是誰都不愿意看到的現象:一個心中充滿陽光的女孩,面對需要幫助的陌生人,勇敢地伸出雙手,卻不成想,回報她的,不是微笑和感謝,而是蓄謀已久的性侵,以及付出生命的代價。“好心反遭毒手”的悲情,讓人揪心、痛心和傷心。

“送孕婦回家遇害”再一次為風險社會增添了辛酸的注腳。助人為樂也好,見義勇為也罷,當利他行為需要以生命為代價的時候,面對需要幫助的陌生人,還有多少人相信自己“可以做得到”?任何公共空間內,不管是公交車上,還是街頭巷尾,面對如孕婦一般的弱者,人們常常會選擇關懷與幫助,這是一種基于正常人性、道德的慈悲之心。然而,當孕婦的弱者符號成為“魚餌”,善良的女孩便成為這起悲劇的受害者。面對這樣的不良示范,人們不禁要問:還有多少陌生人值得信任?我們以后還敢不敢做好事?

信任作為一種社會資本,具有生產性和可積累性。與之相對應的,信任的存量也可以被消耗、被切割。信任裂痕一旦產生,短時間是難以修復的;因此,信任的生產比消費更容易。應該說,“送孕婦回家遇害”只是一個極端的、小概率的個案,但依然可能具備一定的感染和示范效應,稀釋社會信任度。

基于先例的“慣性聯想”,基于成見的“惡意的揣測”,都可能讓人們為了保護自己,封閉內心,失去感受痛感的能力。一個溫暖的社會,不該讓好心人寒心。對惡例,及時、有力地給予法律的規訓與懲罰,既是對逝去生命的告慰,也是對正義的回應。而在現實中,如何建構一道嚴密的安全防護網,如何建立利他行為的保障機制,則是擺在全社會面前的緊迫考題。

據重慶時報

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查询 北京pk拾计划网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律 100元股票配资送8888 广西快三单双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 31选7福建今天晚上 湖北11选5最新开奖 钱掌柜配资 北京快乐8合法的吗 河北排列五走势图